主页 > 发展制作 >中书外译的关键之人──记「从这里,去远方:中书外译的奇幻旅程 >

中书外译的关键之人──记「从这里,去远方:中书外译的奇幻旅程

2020-06-15


中书外译的关键之人──记「从这里,去远方:中书外译的奇幻旅程

夜风微凉,松菸文创园区正飘着细雨,木屋搭建的阅乐书店点着晕暖的黄光,光磊国际版权公司创办人谭光磊和Books from Taiwan的版权总监张茂芸坐在皮质褐沙发上,两人结合多年的翻译外文书与版权受理经验举办「从这里,去远方:中书外译的奇幻旅程」讲座,谈谈中文书向外出口的出版业状态与行销步骤。

讲座因梅姬颱风扑台而顺延一周,但听众依旧满堂,席间不乏许多出版业者与创作者,随着中书外销的受重视度逐日提升,有兴趣跨入这块领域的人也多了起来,身为独立版权代理先驱的谭光磊先用四大迷思来点破一般大众对于中书外译的错误想像。

我们总认为,中书外译就是中翻英,好像中文创作想要外销国外的最大市场就是庞大的英语系国家,虽然难以否认这或许的确是世界最强势的语言,但其实就现实来看,英文市场才是最难打入的环境,拥有七年版权输出资历的谭光磊告诉你,每年美国出版书中,翻译书仅佔其中的3%,惊人之低。

「综观所有华文现当代小说,一年能在美国出版的数量一只手就可以数出来。」他说,而解决的方法是将市场目标扩大,準备书籍与作者的英文介绍资料,让各国书商都能简易了解故事及作者简介、本地市场书评和最重要的:由母语为英文的译者着手的英译试阅稿。

资料卡相当于书本的身分证,既是介绍、更是一则广告,作品在台湾卖出多少?有翻拍过电影吗?一切有利出售版权的优点都该列上去,为书本想文案、找到亮点。

另外有个最準确却最不精确的偷懒神招,可以注记作者是「○○版的XXX」,内容不只可以填入各式国际知名作家文豪,也能代入知名作品,「像是《瑯琊榜》就能够包装成中国的《基督山恩仇记》或是《冰与火之歌》的权力游戏斗争。」

这种方式能够让外国出版商在听到介绍的第一瞬间,对于书本内容与作者有一个瞬间的粗浅概念,虽然不是全然同样类型的作品,但却是最快速的推销方法之一。

走进台湾书店中,架上铺天盖地的翻译书来源除了最大宗的英美文学外,另一个就是日本文学,从文青必看的村上到横扫二次元市场的漫画、轻小说,日本翻译文学市场接受度之高、两国在文化与族群亲近度也相当友善,这是不是也能帮助把中文书反销过去呢?

谭光磊再次画上一个叉叉,日本书市自产自销,作品量多质好,几乎不容翻译书存在,连读者都没有养成读翻译书的习惯,不只限于中文书,连世界热卖的《格雷的五十道阴影》与《饥饿游戏》在日本同样销量平平,有时世界畅销书授权数十国家语言,就独缺日本。反过来,他建议可以把亚洲市场对象转向韩国,当地的对中国文化接受度与学习中文的比率都相当的高,是不可忽视的市场区块。

主打台湾专业特色的文学作品,反而在跨到海的另一边时形成一个较高的文化门槛,谭光磊举了一个例子:一本专业介绍台湾茶的权威书,儘管独一无二,但是却不是国外一般大众能够接受,他可能不懂台湾、也不懂茶文化,比较好的方式是将这类书翻成英文版在台湾贩售,以来台湾、喜爱台湾的外国旅人为主要客群,让他们能够被台湾文化吸引后买英文版的书带回去看。张茂芸说,更进一步的做法甚至可以结合在地观光、在各景点推出多语版的旅游散文,要是有海外订单的话也能够直接出货,不需要另外授权手续。

「台湾知名人气部落客」、「台湾最富争议性作家」……等等,这种在台湾名声显赫、喊出来民众能够认得的作家,其实未必能帮助他们走到国际市场,一旦走到国外、头衔摘除后,书本销售的根本还是回归到了作品本身。

也正因为如此,决胜点落在书的内容,什幺样的书有机会走出台湾甚至在各国出版大卖呢?审书、找书、挖掘书……一系列侦探般的SOP更显得版权代理的重要性,台湾书店环境受到翻译书大举入侵既是一个危机,却也是一个可以考察世界各国的畅销书类型,进而发觉现在各地最红的类型是什幺书,从中嗅得商机。

谭光磊认为这似乎没办法有什幺诀窍,「资讯来源就真的只是多翻多看。」当阅读的资料、翻看的书籍越多,越能掌握到潜在的趋势,当发觉到故事性强、文化门槛低的书籍类型(例如侦探、科幻等)时,马上结合现在流行,推出切中市场脉动的外销书。

而文类的不同也是中外市场差异所在,不仅「散文」及「专栏集结」这种文类不存在于外国阅读习惯,青少年小说、大众文学等想要打中市场也需要艰难的抗争,反而是绘本跟童书这种文字少、图像多的书本能够跨越文化阅读差异,相对来说也比较容易能成功卖出。

当作品出众、切合市场之后,张茂芸认为,想要让中文书成功推销出去,更重要的是「人」的投入,从译者、外国代理、书探、编辑……一系列时间与人力的投资都需要人自己动起来,机会不会平白敲门,连国内外书展最好都能亲力亲为的到场向外书商推销。

「你想,今天你看房子时希望只是看平面的照片,还是希望有一个房仲带你走进去亲自介绍格局?」她笑说,而且机缘难得,你永远不知道走进你的展场的会不会是一个国外出版鉅子。

另外,多参加国际间出版业交流的「Fellowship」也是相当好的机会,再与各国同行交流、书本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人脉的累积,有时候一本书稿的授权或许会跨越多年才会洽谈成,而这其中不只是作品引起的兴趣,更需要许多人从中协助与牵线。

台湾目前在文化部支持之下,持续举办「出版经济及版权人才研习营」,除了传统的Fellowship形式外,更力邀各国出版业讲师来台分享出版经验并与台湾学员实作书展销售工作坊。2014年开始的「Books From Taiwan」专案,则努力将台湾书籍放上国际书展,把一本本来自台湾的好书译换成不同语言──谭光磊和张茂芸持续担任中书外译的关键之人,努力让世界看见这岛屿上的创作。

►►更多精采内容,请看《犊月刊NO.46:一本书是怎幺在全世界游走的?──国际版权市场现况》!►►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申博7737|消费通讯|宇宙产品|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